名家围棋文化讲座 陈祖源:围棋规则和围棋的本质

  • 时间:
  • 浏览:33
陈祖源

  文章来源:围棋报与你同行

  陈祖源先生,围棋规则研究专家、围棋文化学者。

  陈祖源,围棋规则研究专家、围棋文化学者。曾主持制订2008世界智力运动会围棋规则。《围棋规则世界统一之研究与推进》一文获2016年第四届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的论文一等奖。著作有《围棋规则新论》《围棋规则演变史》《循环劫》《黑白钩沉》《眉山墅隐(点校)》《杭州围棋史话》和即将出版的《中国围棋棋谱史》。

  一、围棋独一无二

  围棋是一种游戏,一种智力游戏,或者按中国的说法是一种棋类游戏,西方叫盘上的游戏:board game(英语)、Brettspiel(德语)。但这是不够的。游戏有很多,智力游戏有很多,棋类游戏也有很多,围棋是远远超出一般概念的智力游戏或盘上游戏的。围棋是独一无二的。大约在一百年前一位叫伊曼纽尔·拉斯克的德国人,对比国际象棋和围棋后说了一段堪称经典的话:

  国际象棋是一种仅仅局限于这个世界的游戏,而围棋则有些不像是从地球上诞生的。如果哪一天我们发现有一种天外文明和我们玩同一种游戏,那一定是围棋,决不会有任何疑问。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这不是西方人出于对神秘的东方文化的崇拜和向往而说的恭维套话,因为伊曼纽尔·拉斯克是国际象棋的世界冠军,而且称霸棋坛保持世界冠军长达27年,这一纪录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且伊曼纽尔·拉斯克不仅是一位在国际象棋界名垂青史的大宗师,同时还是一名卓有成就的数学家,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拉斯克定理、拉斯克环。他曾经很认真的学了围棋并且战胜了教他围棋的日本老师。伊曼纽尔·拉斯克是从一个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的角度,来比较和认识围棋,说出这番话的。国际象棋等游戏都是人以他们生活的经历经验文化背景为基础发明出来的,不同的地方的人发明出来的游戏一定是不一样的,如果有天外文明外星人,当然是更加的不同。但围棋基于的是纯粹的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只要是有思维的生物,即便是天外文明外星人,思维的规律是具共性的。

  运筹帷幄,展现智慧力量

  如果用“语言”一词来比拟,象棋对于外星人是一种外语,但是围棋的语言是所有有思维文明共通的。围棋是独一无二的。

  因此作为人类创造的流行度最广的两种棋类围棋和象棋,它们在本质上是不同的。象棋是人类社会(战争)的直接模拟,它的设计以能达到最佳的游戏效果为目的,对于象棋规则人几乎可以不受约束的发挥想象力。因此象棋的规则是充分发散的,在时间上空间上是变化的,国际象棋、中国象棋、日本将棋、马来象棋等形形色色。而围棋与人类的生活和社会活动无关,围棋是数理逻辑的一种表达,游戏的功能是派生的。围棋的规则是天然的,对于围棋规则,研究制定者不是发明创造或者设计规则,而是解释发现规则,因为正确的规则是本来就存在于围棋之中的。

  陈祖源先生的著作

  象棋的规则是为了娱乐的目的设计出来的,而围棋的规则是在科学性的求索中建立起来的。因此象棋的直接娱乐性要远高于围棋,对于初学的孩子来说,象棋一开始就会让你产生兴趣,而围棋一开始是相当枯燥的,象棋的一般吸引力远远大于围棋。在当今由于种种原因围棋的社会著名度和社会影响力大为提高,远高于象棋,围棋的少儿培训的普及度高过象棋不下数十倍。但任何一个游戏网站,下象棋的人还是远多于围棋,甚至要多四五倍。因为在本质上围棋是一种思维逻辑的表达,游戏的功能是派生的,是不能一开始就体会得到的。围棋的魅力是必须深入进去以后才能领略的,而一旦领略了以后其无穷的魅力却是其他游戏难以企及的。

  曹薰铉的题字

  为了使游戏更好玩,设计者总是试图加上去一些新的东西,一个游戏的发明过程是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这是一般游戏设计的一个普遍规律。方兴未艾的电脑游戏就是典型的表现。而围棋的本质是思维逻辑中最基础最纯粹的部分,虽然在围棋的发展和扩散的过程中不免会有人从游戏的目的出发附加上一些东西,但这与围棋本质所具有的公理化的特性相矛盾,因而没有生命力。在围棋规则上一般游戏的复杂化的规律是不适用的,在围棋规则研究上被广泛提及的却是哲学中的奥卡姆剃刀原理,最简单的才是最本质的。围棋规则是收敛的。

  2016年的一场三棋赛。聂卫平九段和徐莹五段下起了国际象棋

  陈祖源先生领奖

  二、围棋是一种文化

  但是最简单的本质只是围棋的一个方面,围棋的魅力在于在最为简单的规则下却产生出了一个最为变化无穷的体系出来。在人类迄今为止创造的所有的思维类游戏中再没有哪一种能有如此的不可穷尽,甚至连稍为接近的也没有。围棋是人类思维智慧的一种独特的富有魅力的表现方式,围棋是人类思维活动具有无穷创造力的一个证明。

  聂卫平、古力、柯洁和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如果要寻找另一个具有类似特性的体系,那也许只有欧几里得几何学:从极其简明的五条公理出发构建出了一个完美的优美的数学大厦。这也许为什么作为数学家的拉斯克能如此清晰的发现围棋的本质,这也可以解释西方喜欢围棋的人群中与数学有关的人,比如计算机和信息行业的人占很大比例。事实上在数学中与围棋的体系最接近的也许是数论,最为简单和易于理解,却因为无穷而复杂。

  如果我们如此的认识围棋的本质,那么在一定程度上流行的围棋思维适合于东方文化而不适合西方文化的认识看来需要修正。也许恰恰相反,围棋是缺乏科学传统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朵艳丽的奇葩。欧几里得几何学是近代科学产生的一个重要基础,它所阐述的思维方法深深的影响了如牛顿、爱因斯坦那些科学的奠基人。具有类似思维方式的围棋似乎更应该在产生欧几里得几何学的文化背景下出现,可是事实却不是。这倒可以联想到另一个事实,有一个西方政治学家曾经说科举制度是缺乏民主传统的中国对世界政治制度的一个重要贡献。科举制度的基点是政治平等,在西方这是要到资本主义制度全面建立以后才实现的。而围棋与象棋的一个基本差别就是围棋的棋子是平等的。而前面所说的围棋的本质特性也是建立在棋子平等的基础上的。

  人机大战

  从围棋而衍生出来的绚丽多彩的文化现象,已经为东西方围棋界所共同关注。文化是一个复杂的集合,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文化是丰富多彩的,围棋和考试制度是中国传统社会和谐融合的一部分,这对于文化的研究者也许也是一个有意义的课题。有一种说法文化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其实文化既有个性也有共性,不同的文化现象的个性和共性程度是不一样的,而围棋的特点正在于它几乎是绝对共性的,因为它基于的是最基本最纯粹的思维方式,不仅仅是对人类甚至对外星人都是可以共同的。现在围棋已经以其独特的魅力走向世界,围棋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颗耀眼的明珠,也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遗产,在不同肤色、不同宗族、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中是共通的,围棋是中华文明大而言之是人类文明创造的独一无二的瑰宝。

  孔子

  三、从本质还原围棋规则

  现在关于围棋规则还有争议。如果我们从争议中跳出来,回归到起点。从最原始的公理出发,从最简单的逻辑出发,来阐发围棋规则。我们就能自然和必然的得到只基于本质的围棋规则。

  合影

  如果我们仿照欧几里得几何学,可以为围棋设定四条公理:

  一条自然公理:双方各执一色棋子,轮流着子于棋盘上的交叉点。

  两条围棋公理:气尽提取;全同禁着(打劫规则);

  一条目标公理:

  目标公理就是围棋的目标是什么?

  围棋由棋盘(361个点)和棋子组成。那么目标可以有两种:

  一是棋子,则棋盘是实现棋子目标的工具;

  二是棋盘,则棋子是实现棋盘目标的工具。

  棋子目标:在其他三条公理下,在棋盘上生存更多的棋子。

  棋盘目标:在其他三条公理下,用棋子占领棋盘上更大的部分。

  前者就是中国古代规则(不考虑座子),后者就是中国现在规则。

  如此规则已经产生,清晰明白。

  美女棋手黑嘉嘉

  日本规则采用了另一个目标:“空”。而“空”是一个次生概念,它必须是在棋盘上有了棋子以后才能定义的;而且不仅仅是空,还要加上死子回填。很明显“空”是一个复杂的缺乏公理性的一个人为的设计。人为设计的一大问题是它很可能会与其他公理冲突,导致自我逻辑悖理。很不幸日本规则就是如此。

  日本棋坛被寄予厚望的“围棋小才女”仲邑堇

  韩国女子棋手李瑟娥当年在亚运会围棋赛场一战成名

  即:只有不加任何附加的棋盘的点才能成为目标公理的目标,“空”不符合公理的基本条件。

  事实上从古代围棋文献中可以发现,计“空”规则是唐朝时采用的计子规则在局终点数时的一个简化方法。而且这个简化方法需要一个前提:双方着子数相等。而日本围棋在学习流传中没有明白道理,把方法当作规则,又把着子相等的前提丢失了。

  中国围棋部分世界冠军的合影

(责编:樊璐璐)